第一一五章 昆仑入境

    天地双龙二人被传送进来,紧接着又是二十几道光芒闪烁,四周又陆续出现了几人,都是在迷宫之中幸存之人。

    凉亭之内,老妇看了看手中的棋盘,低声嘀咕了几句,又掐指算了几算继而说道:“刚才短短片刻的功夫就死了十二人,如今封印之内死了一百二十人,存活下来二十一人。”

    “嗯……刚刚好像又有一群人进入了。”

    “哼,真当破了封印就能随意进入其中,不留下点东西怎么行。”

    原来上空之中昆仑派老祖见到封印已经破除,马上带领昆仑派弟子一同进入其中,绝对不能让那些元婴修士取得先机。

    只见得老妇手中捏起棋子“噼啪”作响,快似闪电一般,眨眼间十几枚棋子落在棋盘之上,老妇人笑颜如花点点头:

    “够他们折腾一阵了,走吧,我们过去看看。”

    二老联手飞出凉亭,凌小玉二人刚想跟随,却不料刚到凉亭边缘,便有一道无形墙阻隔了他们俩,此刻去听到半空之中老者的声音传来:

    “你们俩慢慢品茶,我们去去就回。”

    凌小玉焦急如焚,也不知道两位师兄到底如何,却也毫无办法。

    二老联手来到众人所在的空地之上,隔空向下望去,下方众人丝毫没有发现二老:

    “老头子,这里都是些什么。”

    “看,那两个小子还不错。”

    老者手一指龙宇和天铭,美目中略带得意之色,老妇人顺着手指望过去,打量一番:“只是那小子似乎命不久矣。”

    两人还在讨论,突然感觉天地一阵晃动,半空之中的二老也有些站立不稳。

    二老同时抬头向头顶望去,一片蓝天白云没有丝毫景象。

    二人看了两眼,却都是满眼的紧张,似乎看到了什么出乎意料的东西一般。

    “竟然是天妖之眼,难不成是南方仙主。”

    “我们俩的元气不多,怕是难以支撑,老头子该如何是好?”

    “哼,就算是便宜下面这群将死之人,也不能拱手送给南方仙主的狗腿子。”

    二老相视一眼,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老者右手在半空之中挥了几下,只见得原本是晴空万里,瞬息之间起了变化,乌云密布狂风怒号,几道惊雷闪电猛然炸响,众人还未回过神来,黑云盖顶,所有人都消失不见了踪影。

    凌小玉和望天在亭内等候了不过片刻的功夫,就见得二老匆忙返回,似乎还带着两人一同回来,仔细一看竟然是自己的两位师兄。

    只是此刻二人都已昏迷,再一看却发现龙宇脸上血迹斑斑,显然是受了重伤。

    二老回到凉亭,还未等凌小玉开口询问,老者手一挥,凌小玉和望天二人被一股气流给推出了凉亭,二老将天地双龙平放在地上,丝毫不管亭外喊叫不止的凌小玉。

    老妇一只手挥舞棋盘,另一只手随之不断的落下一枚又一枚的棋子,随着每一枚的棋子落下,龙宇都会突出一口鲜血。

    十几子落下之后,老妇人已经是汗流浃背,却还不停止,又是几枚棋子,老妇人终于难忍吐出一口鲜血,但是动作却丝毫不停。

    亭外凌小玉见此情况,不住的拍打着那看不见的墙壁,尤其是看到龙宇一口一口的鲜血突出,更是心如刀绞一般。

    望天在旁边拦也拦不住,劝也劝不得,两个人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老妇人在那边不管有何动作,老者都好似没看见一般,手中拿着一卷竹简书,嘴里不住的嘟囔着什么,却没有任何声音。

    只是随着每一片竹简读完,地上的天铭都好像被雷电击中一般,浑身颤抖不止,隐隐的有一股焦糊气味传来,再一看天铭身上也冒出丝丝烟气。,显然现在二人似乎都是承受着某种苦难。

    凌小玉拍打了半天,也有些精疲力尽,不管自己如何的努力却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当初送小白进入那险恶之境,如今看着两位师兄受苦,凌小玉只怪自己力量不够强大,无法帮上师兄。

    丝毫接着又是一阵天地巨颤,老妇有些担忧的看了看上方,眉头微微一皱,手中棋子落下的速度又加快了一分,老者竹简翻阅速度也快了一分。

    当棋子布满棋盘,老妇人胸前已经被自己的血给染红,原本梳得整齐的白发,此刻也有些杂乱无序,老者也终于合上了竹简:

    “这两子还都不错,竟然能全盘受下。”

    “老头子,快,这小子经脉我已接上,但是元婴破碎还得再努力一下。”

    老者笑眯眯的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玉盒,小心翼翼的打开盒盖,里面是一枚金光闪闪好似金珍珠一般的宝物,老者一抬手将此物放入龙宇口中。

    一切妥当,却听得“咔嚓咔嚓”似乎有东西破碎的声音,抬头望去,竟然是上方的蓝天白云好似镜子碎裂,出现一道道裂纹,接着一片片掉落下来。

    二老却毫不在意,老妇人抬手将棋盘打入龙宇体内,老者将手中的竹简打入天铭体内,接着二人双手上托,凌小玉等四人消失在原地不见了踪影。

    做完这一切,上方的所有蓝天白云都已破碎,昆仑派老祖带领众人来到凉亭,手中高托起一只鸟笼,笼中却放着一颗巨大的眼球,眼球还在不停滚动。

    来到凉亭之中,只见到二老正在细细的品茶,老妇人已经收拾整齐,老者也好似什么都未发生一般,一个声音从眼球中传来:

    “青莲道侣,多年不见,老友来看看你们了。”

    “想不到当年的书生,竟然成了南方仙主,老友可不敢当,当年要不是因为你我夫妇二人也不会落到如此境地。”

    “你二人过于心慈,也怨不得我……”

    “我二人恨不得喝你的血,吃你的肉,将你千刀万剐也难解心头之恨。”

    “哼,别不识抬举,你们两个如今不过是青莲残留下的一丝执念,我动动手指头就能灭了你们俩。”

    二老听得此言,却丝毫也不恼火,轻轻端起茶杯,一饮而尽,茶杯慢慢放下之际,二人却势如闪电,直奔昆仑老祖手中的鸟笼电射而去。

    昆仑老祖赶忙横手扫向二人,鸟笼中的眼球见此状况,惊呼一声:“别……”

    话刚刚说出了半个字,昆仑老祖扫出去的真气就与二老撞在一起,二老被这真气一扫而过,身体也随之慢慢变得透明起来。

    昆仑老祖此刻知道,自己一时疏忽竟然犯了大错,二老满脸含笑双手紧紧拉在一起,片刻的功夫就完全不见了踪影,接着大地不停地颤抖。

    “这里快塌了,我们出去吧。”

    眼球中传来一句无奈的声音,昆仑老祖不敢停留片刻,马上带领众位弟子闪身出了这座坟墓。